武夷山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绝世剑魔 第一百三十四章 左相之子

发布时间:2019-10-21 22:33:08 编辑:笔名

绝世剑魔 第一百三十四章 左相之子

凌素寒松了口,凌若雪便答应下江余,和江余一同出去看看。她心说反正也就是几天便回来了,也没什么所谓。

双鹤并行,很快就出了明玉坛,目标直指天风城。可乘鹤对江余来说,终究是辛苦事,没过多久,他便感觉到疲累,索性按下云头休息。距离天风城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

眼前是一座很大的城市,比天风城还要大上不少,正是隶属于白月国的灵祈城。灵祈城地理上位于白月国的中心地带,本身虽然没什么物质产出,但仗着四通八达的交通,城市还算富庶,整个城市固定人口也有几十万的样子。

这座城市江余自己也是第一次来,江余心说带着凌若雪逛逛也好,让她见识见识人世的繁华,也许就可以改变一下她的想法。

凌若雪并非没有离开过凌霄峰,也并非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只不过她每次出去,都极少和外面的人接触,对她而言,外面的一切,依然陌生无比。

可凌若雪和瑶心毕竟不同。江余带着她进了灵祈城,面对那些极为新鲜的东西,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面如平湖,依旧是那样的清冷卓绝。超尘脱俗。反而是她的到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很快就有不少的人跟随,只为一睹佳人美貌。

和那些世俗的美人不同,凌若雪的眼眸,如同她的凌霄剑意一样,清亮明澈,一尘不染。所谓横光绝丽,亘古未有。加上出尘的气质,灵祈城的人,在看到她之前,从未有人可以想象,世间竟有如此绝色的美人。

至于和凌若雪同行的江余,也收获了许多的杀气,那种赤裸裸的妒忌凝化的杀气,让他都能明显的感觉到不自在。

“看来这你的这个傻姑娘不太好讨好啊。”剑灵忽然出现,懒洋洋的又醋意十分的对江余说道。

“你不是说自己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么。”江余揶揄道。在凌霄峰上,剑灵只道屡屡出现,可能会被另外一个剑灵所察觉,故而选择了沉睡,如今江余并没有呼唤她,她自己竟然醒了。

“你自己内视看看丹田再说。”剑灵也不解释,只是让江余去看丹田。江余微微阖目,内视丹田,颇为讶异。就见丹田之中的那口天泣,四周有黑色的灵气环绕,躁动不安,竟在不住的颤抖。

“这四周邪恶的念头太多,你还是小心些吧。”剑灵提醒道。

“明白了。”江余看看凌若雪,心说这样的妙人,任谁见到,恐怕都难免会有邪念吧。就在江余打算带着凌若雪去裁缝店给凌若雪换一套衣服的时候,忽然就见远处烟尘滚滚,迎面竟有一个马队疾驰而来,江余连忙拉着凌若雪,站去道边躲避。

就见那马队竟有一百余骑,疾驰而过,烟尘荡荡。江余看的明白,那马队中的皆是武者,个个都是灵水境以上的高手,有几个竟然还是灵溪境的。

“看来还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江余自言自语道。

在明玉坛内院,找到一个灵溪境以上的弟子,可以说十分的简单。可是在俗世之中,能找到一个灵溪境的高手,却是十分不容易的。能驱使这些高手的人,多半都是有权有势的王孙贵胄。

马队后面,皆是驷马拉的华丽马车,排成了长龙,不知道有多少辆,燕语莺声,马车之中多数都是年轻的女眷。

江余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索性带着凌若雪沿着路边而行,想着绕开这个大队也就是了。却不知那车队之中,是什么人,率先看到了路边的江余和凌若雪,忽然整个车队就停下了。在车队之中,走出十几个人来,竟当街就拦住江余和凌若雪。

为首那人衣冠华丽,器宇轩昂,虽然打扮的很斯文,但不管是他灵溪境以上的修为,还是他眼眸之中透出的英武之气,皆暴露了他绝非斯文文人。

便见那人带着十几个灵溪境的高手,走到江余和凌若雪的面前,用手一指凌若雪,很随意的说道:“带回去。”那口吻,似乎凌若雪本来便是他的人一般随意且理直气壮。俨然这种事情对他而言,是常事了。

当街明抢!如此大胆,如此的目无王法。便是江余都是没料到的。江余手按在剑柄上,侧目看看凌若雪,笑道:“若雪,他们想要带你回去呢。”江余清楚,凌若雪久在凌霄峰修习,心如止水,不出剑的情况下,便和一个普通人无异。若非如此,似凌若雪这样灵溪境巅峰的高手,岂是谁都敢造次的。

凌若雪侧目看看江余,道:“我为什么要跟他回去?我只跟着你。”

“这位姑娘,我们少主可是当朝国相之子,跟他回去,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跟班的人,不忘给那纨绔拍马。

这人非是旁人,正是白月国相国左千的长子左山,左家在白月国当中,那是横行惯了的,今天左山以父亲左千之名,来这灵祈城巡视,灵祈城的城主自然好生招待,如今他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碰到了江余和凌若雪。第一眼看到凌若雪的时候,左山便惊呆了。心中叹世间竟有如此的女子,自己车队里带的那些女眷,和这个女子一比,完全就成了庸脂俗粉。当下便有夺美之心,便立即带着人迎了过来。

“姑娘,和我回去,做我的妻室如何?”左山向前一步,对凌若雪说道,同时怨毒的看了一眼江余。刚才凌若雪的话她听的清楚,他又如何看不出江余和凌若雪的关系。

江余正打算说什么,却听凌若雪有些纳闷道:“什么是妻室?”

凌若雪一句话,让现场一下就寂静了,如同一阵冬日的冷风吹过一般。

江余没想过凌若雪连这个都不懂,而一贯抢惯了人的左山,也从没碰到过这种情况,便是他的那些属下

,也都是面面相觑。

若是平时,左山可能直接就动粗了,可是今天面对凌若雪,他的耐心很好,便道:“所谓妻室,便是与我相守一生,永不分开的人。”

“这样……”凌若雪似是听明白了左山的话。淡定平和的说道:“我不能做你的妻室,我只能做他的妻室。”说话间,凌若雪侧目看着江余。在场的人或许不能理解,此时的凌若雪,其实想的不过是一世与江余对剑练剑而已,却并非是他们所理解的那层含义。

现场一片哗然,雪漫大陆也算是比较开放的,男女之间的表达感情,多数也都率直。但一个女子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要做一个男人的妻室,这也实在太不像话了。

面对如此率真直接的凌若雪,江余也颇为惊讶。但随即会心一笑,他清楚,凌若雪所说,便是她心中所想,她说的话,和她的剑意一般,凌厉直接。

江余掣出腰中剑,向前一指,道:“识相的快滚,否则老子让你当街横尸。”左山是个目无王法的,因为他爹是当朝国相。而江余也一样是个目无王法的,因为他手中有剑。江余心说便是当街宰了这小子,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见到江余如此,左山竟哈哈笑了,因为他看得出来,江余的修为不过灵气境巅峰,他带的上百名属下,随便一个就可以打发了江余,即便江余有什么隐藏的能力,一个人怎么可能打的过这么多人。他只当江余是虚张声势,瞥了一眼江余后,看向凌若雪道:“若我宰了这小子,你就愿意跟我一起走了么?”

“那我就杀了你们全部。”凌若雪的话,不温不火,说的云淡风轻,丝毫都没有杀气,但是谁都听得出来,她的话是认真的。

“真滑稽!”左山冷笑一声,手一挥,示意手下人动手。可他刚一挥手,便觉得耳边嗡的一声,而后眼前一片昏花,就在晃神的刹那。一柄利剑竟然直接穿胸而过。持剑者,江余!

血汩汩的流出来,左山不敢相信,一个灵气境巅峰的人,竟然是如此的厉害,让自己连丝毫的还手之力都没有。他看着自己被刺穿的胸口,又看看自己的那些护卫,发现自己的那些侍卫竟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他脚下,俨然也都是被眼前的这人给放倒了。

“我……我是左相之子……你怎么敢……”左山无论如何也不敢想象,一个路人,竟敢如此藐视左相的权威,竟敢当街杀他。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江余冷声一句后,利芒一闪,复一剑将左山劈翻在地,又是一阵血雾。

若论修为,江余不使用枯残七绝的话,恐怕打不过左山和他身边的这些护卫,但江余手中有六如真人的法宝震魂铃,这震魂铃沧海境的人使用,几乎可以秒杀所有沧海境以下的人,而江余纵然修为不高,但使用这震魂铃也一样有奇效,虽然达不到秒杀的地步,但足以让他的对手头晕眼花一阵,但这头晕眼花的片刻,已足够他出剑杀人了。

一切来的如此的突然。相国之子,当街被杀,现场一片大乱。那些原本还在马车之中说说笑笑的贵妇人们,看到这一幕也都惊呆了,均是直接从车上跳下,顾不得仪态,四散而逃。而那些左山的近卫,也都被吓到了。要知道左山身边的那些护卫是左山身边修为最高的,竟然一瞬间都被这个少年放倒,更何况是他们。故而那马队虽然旋回,却无一人敢上前与江余交手。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凌若雪走到持剑的江余身侧,道:“咱们走吧。”

“嗯!"江余允诺,他也懒得和这些人纠缠,唤出白灵鹤,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乘鹤北飞,径直离去。

漳州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吉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四平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漳州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吉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动脉硬化mra是什么意思

心脏动脉硬化

怎么样治疗动脉硬化

动脉硬化正常值

旅游出行必备肠胃药

旅游出行必备药品

有哪些家庭常备药

吃什么药快速止泻

什么中药可治手足麻木

有风湿骨痛能吃人参吗

治风湿骨痛的老偏方

手足麻木小药方

老人风湿痛手足麻木

活络油可以治疗风湿疼痛吗

活络油哪个牌子推荐

活血化瘀的外用药油

老年人筋骨疼痛的治疗方法

鼠标手如何按摩缓解

消肿止痛治跌打损伤的药

运动后腰酸背痛腿抽筋

跌打损伤的必备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