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血火天衣 第694章 威胁威压

发布时间:2019-10-12 17:55:51 编辑:笔名

血火天衣 第694章 威胁威压

这一次,在正殿之中参与到会的人相对较多,其中更有震国的高等官员,以及水朝阳,郭勇等武将的代表,这两个人最近也相当忙碌,还是仇无衣临时将他们调回的。

萧杀的气氛充斥在金碧辉煌的殿堂之中,每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什么笑意,毕竟谈判破裂之后就是战争,在战争面前,只有疯子才会放声大笑。

“我乃自永国而来的使者,祝陛下之圣名光耀大地,祝陛下之威名永不衰竭。”

罗力虽然不是震国人,对震国这一套麻烦东西倒是了若指掌,这不禁令仇无衣有点刮目相看。

“免礼,贵国呈交之书信,朕已亲自观览,并已经昭告百官进行过商议。”

于大殿之上,轩辕瑾身为皇帝的威严沉重地压了下来,从小到大,她最为熟悉的就是在他人面前装出一副有气势的样子,也为此进行过长达数年的训练,因为展品务必要光鲜才显得高贵,而在那之前,身为皇帝,她唯一的作用就是让人觉得高贵,而且还要躲在替身的背后默默练习。

仇无衣也位列百官之中,而且就在轩辕瑾的身后侍立,其实罗力这个人感觉应该并非达不到目的就要暴起伤人的疯狗,头脑可能比物理要优秀,但凡事总有例外,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轩辕瑾在此遭到袭击。

所以仇无衣观察的不仅仅是罗力的动作,更要紧紧盯着他脸上表情的丝毫变化与周身气息的变动,以防万一。

“恳请陛下明言。”

身为使者,罗力虽然对轩辕瑾没有丝毫尊敬之意,必要的言辞倒也能够显出自身的礼仪齐备,只是脸上的表情相当的死板,显得有些难以交际,其实在一部分讲究礼数的文臣眼中这已经是一种瑕疵了。

“贵使应当知晓,朕虽有震国皇帝之尊名,实则仅是依仗先祖之威光而已,治下更是没有寸土,就连朕本身也仅仅是公爵之间博弈的道具。”

端坐于属于自己的玉座之上,轩辕瑾缓启朱唇,毫不避讳自己的过去,这一举动不禁令一些官员为止哗然。

能够站在这里的人都知道轩辕瑾必将拒绝来自永国的劝降,这一点在他们之间也得到了共识,没什么可说,但是谁都不曾想到她居然会在异国的使者面前自曝那些已经不再有可能归来的灰暗过去。

“陛下之隐忍,刚毅,我虽为永国人,却也曾有所耳闻。”

罗力知道自己身为使者自然不好意思多加评价,但是也不能随便歪曲事实,所以就挑选了一些别人挑不出破绽的言辞相对。

一席话之后,方才还有点微词的老年官员附和般地点了点头,认为这个应答相当的得体。

“幸有朕之国父扫清**,诛灭乱党,而后又将皇位奉之与朕。这玉座,朕是凭着运气坐的,所以更知晓来之不易

,朕每一天几乎不敢合眼,生怕漏过民间哪桩冤屈,而今,我震国全国上下皆不愿屈服于人,民既不愿,朕又岂能歪曲民意而一意孤行?贵使为朕之尊客,朕亦无需隐瞒什么,贵国的要求,我震国上上下下无法应允。”

话音结末,轩辕瑾的语调也由平稳而逐渐变得洪亮,乃至激昂。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奏效,在场的文臣武将也纷纷亮出威武的架势,这其中不包括仇无衣以及他的朋友们,因为这种虚张声势的做法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甚至令仇无衣有些反感。

“我身为使臣,无权力对陛下及主公之间的事务说三道四,只是主公临行之前特有嘱咐,若陛下拒绝了这封文书的内容,恳请陛下三日之后再度进行商讨,届时当有另一番变化。”

罗力恭敬有加地低下了头,似乎在请求什么,然而仇无衣的瞳孔却骤然一缩,刚才那一番话不一定要理解成请求,某种意义上更接近于威胁。

威胁的资本是什么?他们的真意又是什么?既然明确说了三天,那就证明三日之内肯定会发生一些事情,能够扭转现在情况的可怕事情。

“近日陛下操劳过度,不如稍事休息,待三日之后再说。”

仇无衣一躬身,在场的众人也知道现在国之大权在谁的手中,仇无衣的决定就是皇帝的决定,也就迅速停止了愈来愈响的议论。

“也罢,那就三日之后,众卿可以退下了。”

轩辕瑾心知肚明,立刻依照仇无衣的吩咐解散了这场接待使者的意识,罗力也无可挑剔的退了下去。

“迅速安排人盯紧使者,不要太过分,确认他每日的动向就够了,陛下,这三日之间必有大事发生,目前我等还无从得知,请陛下务必事先做好心理准备。”

待与事情关系不大的官员们退下之后,仇无衣立刻吩咐属于人诛门的高手前去侦查,为了保护轩辕瑾,现场还有三四个高手潜伏在暗处。

“不妙啊。”

程铁轩的镜片之上泛起了一层反光,慢慢的自言自语道。

“公可否指点朕一番?”

由于程铁轩的身份同样是一国之王,只是尊号不同,所以在一般的场合之下轩辕瑾会选择较为谨慎的尊称。

她看到了程铁轩若有所思的样子,心中正值焦急,连忙低声求教道。

“只是在下的推测而已,算不得数,永国之所以将时间定在三天之后,这期间必然有威胁的资本。但这场戏的目的是给您看,所以至少在这三天之内您不会有什么危险,然而过了三天,不管他们拿出多么可怕的威胁,恐怕您也要面对同样的危险。”

程铁轩略一理了理鬓发,将心中的不安接二连三地道了出来。

他所想的与仇无衣所想的差不多,关键就在对方的手段上,一般来说,两国之间交战,能够做到的威胁不外乎攻城掠地,或是屠戮人民,但对方是天衣圣门,是不能够以寻常思维方式考虑的组织,是以仇无衣总觉得他们将会做出一些更加出格的事情。

皇都立即进入了警戒的状态,仇无衣与焦木研讨了一番之后,三位大师也认为事情颇有蹊跷。

而其中最大的可疑之处就是“劝降”。

三位大师常年为天衣圣门工作,对于其中某些事情还是相当了解的。

对于胆敢反抗天衣圣门者,断然不可能有“劝降”二字,出现在字典之中。

自然,这些反抗者的下场只有被消灭一途。

所以已经百分之百可以确定天衣圣门必然有什么其他的打算,本来仇无衣也是这么预计的,其它人亦然,每个人都觉得使者到来的目的就是宣战而已,不可能是其他。

轩辕瑾身旁的守卫被仇无衣增加了一倍,虽然现在人手稀缺,但在必要的事情上也不能节约。即使认为天衣圣门不会对轩辕瑾动手,凡事也都要防备个万一,将一切危险清除于萌芽状态。

紧接着,就是向全国发布公告的时候了。

震国虽然民风古老陈旧,但陈旧有陈旧的好处,在某些事情上,震国民众是绝对无法妥协的,比如说投降。

但这一张布告不仅明言了这些,更将未来可能出现的危险提前预告给所有人,让所有人加以谨慎,严防可能到来的危险。

这一发布公告的任务,仇无衣咬咬牙拿出了大量的贡献,让天诛门的成员参与到了其中,总算在两日之内把公告送到了震国绝大多数的城市,而程铁轩也同样将这些内容转发给了雷国的民众。

当然不能说万无一失,只能说已经尽力做到自己该做的事情了,两天两夜没合眼的仇无衣虽然尚未身体疲倦,精神上却已经由于过于紧绷而开始迟缓。

现在正是第三天,如果要发生什么事情,那只能是今晚。

夜幕刚刚降落,距离深夜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仇无衣进入了短暂的休息状态,让自己的精神得意平复,好应对即将到来的,漫漫长夜。

震国的国土广泛,这几日之间发布的公告不可能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中,这是无法避免的,也是最令仇无衣心痛的。

假如再有一天的话,说不定事态还算好些。

“别自责了,连休息都休息不好。”

熟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能够感受到身体被搬动的感觉,以及温暖的触感。

膝枕的感觉的确能够令心情变得更加平和,当范铃雨发现仇无衣有时候也会渴望稍稍撒娇一下之后,偶尔就会在他工作最辛苦的时候让他倚靠一阵。

对此,仇无衣虽然没有直接说出感谢的话,彼此之间却都十分清楚对方的心情,早就达成了一种默契。

短暂的休息之后,仇无衣的精神早已平复,却像孩子一样赖在范铃雨屈起的腿上不肯离开。

“报告!不……不好了!”

外面传来的粗暴吼声令仇无衣像弹簧一般离开了范铃雨的身体,不待外面的人出现在眼前,自己先冲出了办公室的大门。

“冷静!什么状况!”

仇无衣大声一喝,勉强让前来报信的人恢复了冷静。

“国……国土消失了……”

“什么?”

一时之间,仇无衣尚且无法理解这句话的意义。

南阳治疗白斑的医院
宁夏治疗妇科方法
赣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南阳治疗白癫风医院
宁夏治疗妇科费用